阿诗玛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7-05-04 10:31


  
  小石林有一个阿诗玛石,风风雨雨,她都在那里翘首以待,等待阿黑哥的到来。
  
  相传热布巴拉家向阿诗玛提亲,没有结果,便把阿诗玛抢走。这事被阿黑知道了,他翻过七七四十九座山,从远方牧场匆匆赶回去救阿诗玛。回到家后,阿诗玛已被抢走三在三夜了。他又骑上神马跨过九九八十一条河赶以热布巴拉家。经过几番周折,终于救出了阿诗玛。
  
  阿诗玛得救了,兄妹俩欢天喜地,骑马踏上归途。他们不知走了多少路,跨过几条沟,翻了几座山,天黑下来了,风大起来了,为早日到家,他们顾不上这些,还是继续往前走。走着走着,一阵乱风过后,天上乌云滚滚,四野雷声隆隆,眼看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,他们只好双双下马,但在黑夜里什么也看不见,结果俩人都迷了路。这时风又大,雨又急,看是看不见,喊是喊不应。山洪下来,水越来越深,他俩一经走散,便谁也再找不到谁。直至洪水渐渐退去,阿诗玛和阿黑又才碰到一起。但俩人都已迷失了方向,又加浑身冻得直哆嗦,他们犯愁了。这时,一只嗡嗡叫的小蜜蜂朝他们飞为。蜜蜂围绕他们转了三圈后,开始讲话了:“嗡嗡嗡,嗡嗡嗡,今晚就来我家歇,我家就在岩洞中。”讲完就落在阿诗玛的包头上,阿诗玛用手把它赶起后,就同阿黑哥尾着小蜜蜂飞的方向走去。
  
  蜜蜂领着阿黑和阿诗玛进了石林,这里又湿又滑,阿诗玛伸手想找个癞石头扶扶,不料一下粘在崖壁上,再也下不来了。她只好伤心地对阿黑哥说:“阿黑哥啊阿黑哥,快快想法救下我,去找白猪白公鸡,拿来祭献神爷。”
  
  阿黑哥听后,又伤心又着急,他擦干眼泪,又翻过四十九座山、八十一条河,最后找来白公鸡,但是走遍九村十八寨,就是白猪找不到。没办法,他只好找来一头黑猪,又到山上挖来一筐白泥巴。他把泥和成浆,涂在黑猪身上充白猪,这样白猪白鸡都有了,可就在他高高兴兴,准备回石林时,由于连日奔波、太疲倦了,他爬过最后一座山后,一坐下来便睡着了。这时,没斯帕玛(老天爷)又下起一场大雨,雨水把他从梦中浇醒,过去看猪时,黑猪身上的白泥巴早被雨水冲得干干净净。崖神祭不成了,阿诗玛也救不下来,阿黑后悔莫及,他呼天唤地大哭一场,但崖神不松手,阿诗玛也就永远粘在那块大石上。天长日久,被雨水不断冲刷,才形成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个样了。阿诗玛石像旁的那塘水,也就是当时把白猪冲成黑猪的那场雨积下的。
  
  摘自:《路南民间故事》
  
  口述:毕季才
  
  采录:毕文光
  
  流传地区:路南圭山一带
  
  附记:《阿诗玛》是流传在路南县彝族撒尼人民间的一首著名叙事长诗。长诗在民间口头流传,后又有彝文记录,其版本很多。经翻译成外文的有《阿诗玛》、《美丽的阿斯玛》、《小姑娘的苦》及相关联的《诗卡都勒玛》、《芭茅村的传说》等不同名称。1986年由李缵绪编中国民间文艺社出版的《阿诗玛原始资料集》中搜集有原诗译本20部,手抄本9部,音乐记录稿采录13份。近几十年,《阿诗玛》这部长诗为许多人所重视。早在1945年曾在昆明舞台上以说唱形式演出过。1949年由纱布玛改编、以歌舞形式在云南宜良、路南演出。1950年至1953年有杨放、朱德普等人的诗歌整理本和介绍文章。1953年在进一步全面地资料搜集的基础上,经黄铁、杨知勇、刘绮、公刘等人整理,于1954年1月首次在云南日报副刊《文艺生活》第三期发表。暨后有云南人民出版社多次出版、中国青年出版社、人民文艺出版社、中国少年出版社又出版有马学良、罗希吴戈、金国库、范慧娟以彝汉文字对照的《阿诗玛》。几十年来《阿诗玛》以被译为英、德、法、俄等八种文字,传诸海外。
  
  阿诗玛石的传说,是阿诗玛这个文学形象的延伸与发展。